当前位置:主页 > S生活客 >《平面国》的神游之旅 >

《平面国》的神游之旅

2020-06-10

《平面国》的神游之旅

「所有的邻居朋友家人阿猫阿狗,彼此在对方的眼里,都不过是一段或长或短的线」。刚从《平面国》归来的友人这幺说着。

想像一下,当你投胎在一个度量衡只有两个维度的平面国度,生活会是什幺模样?《平面国》里的每个国民都是一种几何图形,这个国家没有高度,只有长和宽;Z轴的概念不曾出现,真实世界只有X轴和Y轴,二维决定一切的前提下,所谓的政府是具备什幺相对优势的几何条件,能诠释赋予统治权的正当性?再者,统治的手段工具是什幺?社会阶层跟庶民文化如何演进成形?阶级彼此之间具有流动性吗?个人的社交往来又是用哪种很”平面”的方式进行啊?

主角身为平面国的一介正方形,甫出场即亲切地以第一人称向读者娓娓道出他土生土长的国度,是如何建立社会秩序并运作;并简述平面国的近代史。当生活于四度空间的立体人类(也就是你和我),开始翻转想像,试图将我们世界的一切食衣住行育乐细节,换算回归到只有二维向度的平面进行理解,你只需唤醒大脑深处的国中数学课记忆、发挥一点极为扁平的想像力、再激发一点人性里的同理心,相信很快就会掩不住那股巨大的好奇心,并能毫不费力地一头栽进《平面国》,跟随主角正方形一同游历这幺一个不存在”高度”完全”不立体”的异世界。

《平面国》的法则与几何学的逻辑竟能如此相映成趣,而作者幽默的神来之笔令人捧腹莞尔,并不住惊异佩服这竟是早在一百三十年前问世的小说作品,以数学嵌入支撑贯穿整场的趣味。随着故事的开展,我们会很合乎数学逻辑地开始发问:那幺《平面国》会怎幺看待不同维度的世界呢?当平面国民遇到了一个点、一条线、一个立体甚至一个”超立体”…他会有什幺反应和行动?

跟随着主角正方形的自白与思考,我们一齐面临了超越智识範围、甚至亲身经历了”超越平面”的难题,既有的价值开始被解构被挑战;然而平面国民除了长相是几何图案,其实跟生活在台湾的你我并无二致,奉公守法尽义务知权利,也俱在人性的劣根性与道德勇气,想追求真相又惧怕舒适圈外的行动会招致未知的危险。

从《平面国》的神游之旅归来,我们温习了久违的简易几何数学,竟也不知不觉地接轨对身处社会的观察,触发对现存经济与政治制度的思论辩证,联想的过程甚至带点哲学的意味。这正是<平面国>逾百年终不坠它极为出色的讽刺文学价值的原因─以维度科幻手法,隐讽社会阶层现象。而时代的脉动更以黑色幽默回报现在的读者,因为《平面国》所嘲弄的议题和现象,直到今日仍在你我的生活持续上演着。

本文收录于《犊月刊 NO.18》,欢迎免费领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