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Z真生活 >Fed卖权可让美股免受贸易战冲击 推升道琼直登28000点 >

Fed卖权可让美股免受贸易战冲击 推升道琼直登28000点

2020-06-07

由于潜在的负成长财报季迫在眉睫,投资人认为联準会 (Fed) 的宽鬆政策是美股在突破新高时需要的安全保障。

这种想法是源自美股市场中存在的「Fed 卖权」,这意味着在 Fed 準备降息后,股市可能会有多大的下行空间?但是这个问题变得更加棘手,因为美股正创下新的高点,而即将到来的财报季却预计获利会下降。

Farr, Miller & Washington 分析师 Michael Farr 说,Fed「是项因素」。「但如果没有有机获利成长和优化的资产负债表,还有什幺能够推动股价?」

本週 Fed 主席鲍尔的鸽派言论引发了週三 (10 日) 和週四 (11 日) 部分股市的反弹,推动三大指数再创新高。在短暂突破重要里程碑之后,美股在週四下午拉回。标準普尔 500 指数週三首次突破 3000 点,週四道琼指数突破 27000 点。许多华尔街分析师的标普 500 年终目标值设定在 3000 点或以下。

经济学家普遍预计 Fed 将在 7 月会议上降息至少 25 个基点。联邦基金的目标利率範围目前为 2.25% 至 2.50%。联邦基金期货市场的投资人对 7 月的定价略高于 25 个基点,但预计年底前按此规模降息 3 次。

CFRA 首席投资策略师 Sam Stovall 表示,「我的想法是,如果利率不下跌,股价就会下跌。」如果 Fed 在 7 月 31 日的会议上不採取行动降息,Stovall 表示股市可能很快就会出现修正。

在 Fed 採取预期的行动前,美股一直在上涨,历史表明,一旦 Fed 启动降息週期,它们可能继续上涨。Stovall 表示,自二战以来,标普 500 指数在 Fed 开始降息后的 6 个月内平均上涨 10.3%,然后在降息第一年结束时上涨 14%。

除 Fed 外,策略师们表示,股市需要看到稳定的经济数据,并且中美之间的贸易战须得到解决,才能再向前跨一大步。

保诚金融首席市场策略师 Quincy Krosby 表示,「我认为美股现在正在试图解读现在需降息多少次和该降多少,还有第一次降息是否会造成之后免疫。显然,Fed 认为全球经济放缓以及关税是重大下行风险的不确定因素。」

低利率对股票的最大好处可能是疲软的美元,这将对标普 500 指数海外销售公司的获利产生正面影响。包括许多小公司在内的高负债公司也会乐见较低利率带来的助益。

Krosby 说,「如果 Fed 降息且关税问题得到解决,股市可以继续走高。毫无疑问一定会有回调, 但儘管如此,Fed 将提供协助削弱美元。这对所有市场都有帮助,包括新兴市场、中国,还有美国出口商。」「而对目前的股市而言,如果打算降低利率并且经济没有进一步恶化,这会是股市最好的背景。」

但下週展开的企业财报季可能是个挑战。

Stovall 表示,第 2 季标普 500 指数的获利预计将在第 1 季上扬 2.5% 后下降 1.7%。获利是市场重视股票的关键,随着下週开始的财报季,坏消息不仅会出现在第 2 季财报中,还会出现在预测里。企业肯定会感到沈闷,因为它们必须详细说明关税、全球疲软甚至强势美元对其获利的影响。

降息週期和股票

例如,工业供应链公司 Fastenal (FAST-US) 週四报告指出,它能提高售价以抵销来自中国产品的关税,但仍不足以抵销成本上涨。

但分析师预计,与上季一样,企业的获润前景展望过低,获利可能会出现意外上涨。

BTIG 首席股票和衍生品策略师 Julian Emanuel 表示,「总的来说,鉴于获利预期如此低迷,它不太可能成为市场的总体负面因素。」「这将是个​​对部分股票有利、对其他股票有害的环境。」最重要的是,Fed 的降息只能协助已在它採取行动之前上涨的股市。

他表示,市场的週期性类股可以从较低的利率获益,包括能源和金融。

Fed 在去年 12 月升息时遭到批评,当时股市出现抛售,成长前景开始消退,贸易战打压了商业信心。但 Fed 在今年年初时暂停升息,并开始认真地转向更宽鬆的政策,因为美中贸易摩擦在 5 月升温。

实质利率市场已经出现大动作。与债券价格相反的国债殖利率急剧下降。指标 10 年期国债殖利率从 2019 年的高点 2.799% 降至 1.93% 的低点。週四收在 2.12%。这个指标会影响房屋抵押贷款和其他贷款利率。

Emanuel 表示,单是近期长期利率上升就表明市场相信 Fed 将成功抵御经济衰退。

他说:「如果观察一整年,Fed 在 1 月 4 日转向支持市场,那就非常重要了。」「而更重要的是,目前我们面临贸易战没有快速解决方案,以及获利成长受到抑制的整体观点。」

全球经济会如何?

Emanuel 表示,股市将明显上扬,投资人将被迫接受全球经济疲软不会拖累美股这样的观点。「若要有实质的走升,週期性类股必须带头。人们必须紧抓住不会出现经济衰退的信念,无论是因为 Fed 或者贸易协议,或者只因正逢总统大选前一年,所以不会出现经济衰退。」

Stovall 表示,正如部分人士担心的那样,Fed 的降息週期并非都表明经济衰退,「在 1980 年代中期,没有经济衰退。在 1990 年代中期,没有经济衰退。直到 1990 年代末期,也没有出现经济衰退,」他并强调指出,自 1980 年以来共有 7 次降息週期,其中 3 次没有出现经济衰退。

他说,「这次可能是 1995 年的翻板,标普指数在该日曆年上涨 34%。Fed 在 2 月初停止升息,并于 7 月初开始降息。非常有趣的是,1995 年全年升幅 34% 中,有三分之二出现在降息之前。」。今年标普指数上涨超过 19%,而道琼指数上涨约 16%。

预期中的 Fed 降息是不同寻常的,因为它出现在失业率非常低且经济成长率约为 2% 的情况下。6 月美国经济新增了惊人的 22.4 万个就业岗位,消费者物价指数 (CPI) 意外上升,核心 CPI 同比增加 2.1%,是经济复甦期间的最高水平之一。

鲍尔本週告诉国会,由于担心全球经济疲软以及贸易战对经济的影响,Fed 可以採取行动以保持经济复甦。他还表示,通膨仍处于低位。

Stovall 表示,「我现在得出的结论是,Fed 将降息,不是因为美国经济疲软,而是因为他们希望通过协调努力来预防全球经济衰退。」「我们就像登山者一样拴在一起。美国可能是带头的登山者,拥有牢固的抓地力和稳固的基础,但如果所有其他登山者都倒下,他们就会把美国也拖下水。」

但过度宽鬆的央行政策存在风险,部分投资人担心 Fed 会製造泡沫。

野村策略师表示,美股面临 Fed 宽鬆不足的上升风险。7 月降息后股市可能不会满意,并可能要求 Fed 执行更多宽鬆政策。

在一份报告中,策略师表示,他们预计美股将继续因 Fed 定期会议而存在风险情绪。但是在典型低波动时期的 7 月进场买股的对沖基金以及追随趋势的投资人,到了 8 月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因为这通常是季节性波动加剧的时期。

他们写道:「夏季的焦虑可能导致股市对行使『Fed 卖权』更加放声疾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