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T慢生活 >我是以色列人!Stoudemire走在宗教的征程上,一半圣人 >

我是以色列人!Stoudemire走在宗教的征程上,一半圣人

2020-07-10

当Amar’e Stoudemire踏进这家位于曼哈顿的犹太人博物馆时,此时的博物馆走廊是肃静而又阴暗的。近七尺的身高,使得这位前纽约尼克的球星在零星的访客里显得鹤立鸡群。

我是以色列人!Stoudemire走在宗教的征程上,一半圣人

眉头紧锁,他仔细地端详着摆放的犹太圣物:一堆三世纪雕刻的大理石,闪烁的枝状大烛台和用来储存犹太教神圣的托拉[注1]捲轴的雕刻木箱。

我是以色列人!Stoudemire走在宗教的征程上,一半圣人

注1:Torah,即托拉,犹太希伯来文经卷中最为重要的经书,犹太人一直视《托拉》为经典中的经典。(图片、注释来源网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不在训练时,我就研读托拉,」Stoudemire如此说道。「研读,训练,研读,训练,研读,训练,研读。这就是我的生活。」

就在几小时前,Stoudemire刚宣布希望重返NBA,两年前他离开了NBA,但他仍然预留了这个下午来展示他的精神世界。

在35岁,他一半是体育界的名人,一半是圣人。当了约15年的篮球明星,他还跨界做起了生意,涉猎艺术和时尚界,经营一家葡萄酒厂,并且还出版了一系列的书。他还走上了前往圣经,以色列和犹太教的征程,他经常称之为「神圣的旅途」。这是一个令一些观察者着迷和困惑的转折点。

一位博物馆员工在Stoudemire身后,匆忙地紧跟着他,向他指出有趣的部分,言语间夹杂着依地语,伸长着脖子以确保有眼神交流。但是Stoudemire似乎在以色列文物的陈列间显得很自在,一边还向两位朋友和陪伴着他的妻子,Alexis Welch讲解。

路过18世纪神圣的公羊角号角时,一位朋友问道,「Amar’e,你吹过这个吗?」Stoudemire点了头。「要吹出正确的调是需要一番练习的」,他说道,「但是它的声音令人印象深刻。」

Stoudemire成长于经常去做礼拜的家庭,但很久以前他就认为自己心属圣经里提到的古希伯来人远超现如今的基督教徒。他多次前往以色列朝圣,第一次是在2010年(并希望有朝一日迁居此地),每天研读托拉,他在他的社群网站上多次使用希伯来词彙和短语。他还给自己起了来源于圣经的绰号:Yehosaphat[注2]

注2:源于圣经的Jehoshaphat,Jehoshaphat是古代中东国家南犹大王国的第四任君主。(注释来源网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这个名字就以挥洒的大白色字型印在他去博物馆穿的那件黑色皮夹克上。胸前两条项链闪闪发光;一条是刻有犹太七枝烛台的项链,另一条是绘有耶稣的圆形金属挂坠。

他的信仰混合着基督教和犹太教的要素并深深地源自希伯来以色列的传统——一套複杂的信仰组合,相信非裔美国人是圣经中以色列人的后裔的信仰将这个组合紧紧地联结起来。「我是以色列人。这就是我,」他说。

在2012年左右,他娶了他长久以来的女朋友,又失去了他逝世的兄长。也是在这段时间,Stoudemire更深入地钻研了宗教研究。他开始参与敬奉耶稣的希伯来以色列组织,上帝的以色列,他于2013年受洗;大约从那时起,他也开始和犹太拉比[注3]一起学习。

注3:Rabbis,(犹太)拉比,在犹太教中,指受过正规宗教教育,熟悉《圣经》和口传律法而担任犹太教会众精神领袖或宗教导师的人。(注释来源网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Stoudemire似乎不打算被一些「宗教守门员」制止,这些人有可能会阻止他做如此的探索。「我和长辈,拉比,每一个人学习,」他说道。「我不限制自己。」

Stoudemire在聆听Susan Braunstein,犹太人博物馆的高阶管理员,讲解收藏的作品。(Joshua Bright 为纽约时报拍摄)

Stoudemire将他的专业涉猎拍成影片。2014年,他製作了一部纪录片,「安宁的村庄,」这部纪录片讲述的是以色列迪莫纳的一个历史悠久的希伯来以色列社群。Stoudemire将他数量迅速增长的私人艺术混合藏品称为「米勒收藏」,米勒在希伯来语中意指国王,这些收藏包括Jean-Michel Basquiat [注4]的油画布,还有其他的70多件藏品。

我是以色列人!Stoudemire走在宗教的征程上,一半圣人

注4:Jean-Michel Basquiat,( 1960年12月22日~1988年8月12日)是一位美国艺术家,先是以纽约涂鸦艺术家的身份获得大众认识,后来成为一位成功的80年代新表现主义艺术家。(注释来源网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藏品新加入了45尺长的壁画,这幅画描绘了公元70年第二次猛烈围攻耶路撒冷第二圣殿的战役。(藏品,Steven Cogle的画作「殿内」[注5]于12月份在SCOPE迈阿密海滩艺术展面世。)他的新葡萄酒品牌,Stoudemire酒窖,赶在今年的踰越节发行了三瓶新酒,卡百内红葡萄酒和其他混合的红酒,全部都是符合犹太教规的,并且都从以色列葡萄园的葡萄搾取的,Stoudemire还主持了关于圣经中失蹤的以色列部落的着名传奇故事的网路课程。

我是以色列人!Stoudemire走在宗教的征程上,一半圣人

注5:「殿内」,「The Temple from Within」,Stoudemire委託画家 Steven Cogle 为参展 SCOPE 迈阿密国际当代艺术展作的画。(图片,注释来源网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在博物馆地下室的Russ & Daughters咖啡厅与他的同伴一起,Stoudemire坐着,身体轻微前倾,用叉子吃起了他的沙拉。坐在她对面的Welch女士,吃起了夹着厚厚一片薰鲑鱼的全味百吉饼[注6]。「选它準错不了。」她说道。

我是以色列人!Stoudemire走在宗教的征程上,一半圣人

注6:薰鲑鱼全味百吉饼,如图所示。(图片来源网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他二十几岁的那几年,效力于凤凰城太阳队的八个赛季期间,Stoudemire是一位很有活力,被别的球员竞相模仿的球员。2010年,他与尼克签订了那份被大肆宣传的高额合约,但随后几年他遭受了致使他快速衰弱的一系列膝盖伤病。

他在2016年离开了NBA并前往以色列球队 Hapoel Jerusalem效力,他在那里拥有股权。(在他的告别信中,Stoudemire坚称他的离开并不是去「海外捞钱」而是回归在他看来是他的祖先的家乡。)他的此次迁移对耶路撒冷球队来说是极为难得的,当地人如同对待皇室成员一般款待Stoudemire家族。

但他与教练和裁判的关係还是有点紧张,他的关于将如何看待同性恋队友的言论也引起了一番激烈的争论。(Stoudemire随后道歉了。)虽然Stoudemire带领 Hapoel 取得了以色列超级联赛的冠军,但是,他并没有马上签订新合约。近几週,Hapoel 已经表达了签订新合约的兴趣,如果没能在NBA得到合约,Stoudemire可能会重返耶路撒冷。

参观完博物馆后,一辆锃亮的黑色多功能箱式跑车载着他们一行人来到了 J. Levine Judaica & Books,一家卖宗教物品的杂乱店舖,这家店舖对Welch女士和Stoudemire先生有着特殊的情感价值。2012年,这对夫妻在纽约举行的屋顶婚礼,Stoudemire在这里买了一件崭新的犹太人祈祷仪式用的披巾。

Danny Levine,这家店舖的长期所有者,穿着套装,繫着宽式领带迎接这对夫妻的到来。「欢迎来到犹太人的纽约,」他说道,他像拥有表演者的天赋那般张开了双臂。「自1905年起!」

迈尔在店舖间狭窄的通道穿行,头顶上响起了低沉的希伯来圣歌,他翻阅着书本。「我有这本,」他说道,随后说出了一个书名。「瞧——参孙」,他指着这位英勇长发的以色列勇士的插图说道。

Levine先生在旁边徘徊。「我们知道Amar’e正在皈依犹太教,」他说道。「我们很自豪。」

Stoudemire先生在 J.Levine Books & Judaica 选一本要买的书。(Joshua Bright 为纽约时报拍摄。)

我是以色列人!Stoudemire走在宗教的征程上,一半圣人

对话突然来了塔木德式[注7]的反转。Stoudemire分享了他对圣经故事诺亚方舟的见解,Stoudemire说,有一个常见的误解认为所有我们已知的现代动物都在船上(例如,家猫),而事实上,这些动物是在大洪水彻底摧毁地球之后才进化出来的。「动物在不断进化,」Stoudemire说道。

注7:《塔木德》是2世纪末~6世纪初Mesorah Pubns Ltd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塔木德。《塔木德》Talmūdh 是流传三千三百多年的羊皮卷,一本犹太人至死研读的书籍。犹太教(Judaism)口传律法的彙编,仅次于《圣经》的典籍。(注释来源于网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Levine划了下下巴然后补充道,「是的,我们仍然在方舟上航行。」

Stoudemire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的,」他说道。「我们在不断进化中。」


 

相关推荐